中华骨髓库容量达236万人份

图片 1

完成捐献那一刻,我的心是幸福的

本周六是第三个世界骨髓捐献者日,昨天,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管理中心公布最新统计数据,截至今年8月末,中华骨髓库累计库容已达236万人份,为临床提供造血干细胞6705例。

记者 桂杰

昨天,几位曾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志愿者聚集一堂,分享自己的故事。25岁的吴建东是甘肃一家县人民医院的内科医生,他刚刚在空军总医院完成造血干细胞捐献采集。“开始打动员剂那几天稍微有点头痛,到了采集时就没什么感觉了。昨天采集完我睡了一觉,今天就完全没事了。”吴建东说。昨天下午,吴建东捐献的造血干细胞已启程远赴加拿大,“盼望着能挽救那名患者的生命。”

陕西男孩惠飞如今生活在云南丽江束河古镇里,他和女朋友开的客栈目前成了中华骨髓库的义务宣传基地。今年“十一”长假,一位来自云南本地的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小屈找了过来,两个人在10月宁静的夜空下,喝着啤酒,分享各自的人生传奇。两年来,共有15名配型成功的志愿者和6名加入骨髓库的志愿者来过惠飞这家小小的客栈,而他成功捐献中国造血干细胞救人性命的故事,也成为这家客栈流传最广的传奇故事。

惠飞,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后,他来到中华骨髓库北京分库做了3年社工,负责联系配型成功的志愿者。他给大家讲了志愿者刘姐的故事。当时,刘姐配型成功,联系她时,电话那头停顿了很久,然后传来一个声音——“我同意”。与刘姐见面时,惠飞才知道,10年前,刘姐3岁的儿子得了白血病,但由于当时骨髓库库容量较少,没有找到配型相合的志愿者。治疗了6个月后,孩子离开人世。那个时候,刘姐就报名加入了中华骨髓库。当得知与自己配型成功的是一个4岁小患儿时,刘姐泪流满面……

2010年9月10日,23岁的惠飞在北京空军总医院成功捐献了外周血造血干细胞。两年后,他通过招聘考试,成为中华骨髓库北京分库的一名工作人员。2015年,他辞职后去丽江玩,结果误打误撞留在丽江开了家客栈。

据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8月末,中华骨髓库累计库容已达236万人份,共为临床提供造血干细胞6705例,其中包含向国外2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造血干细胞268例。

今年国庆节前,惠飞从丽江坐飞机到北京参加中华骨髓库的活动。9月的第3个星期六是“世界骨髓捐献者日”,因而,今年的9月16日是所有骨髓捐献者的节日。

日常工作中,因信息变更而联系不到配型成功的志愿者,或者是志愿者因为各种原因而不同意捐献的情况还时有发生。中华骨髓库管理中心主任李黎透露,下一步会逐步利用信息化手段更新志愿者信息系统,也希望志愿者能及时和工作人员联系,保证信息畅通。

而9月10日,对于惠飞来说则是属于自己的纪念日。“我与中华骨髓库结缘整整7年,7年之痒啊,但我们仍然不离不弃始终如一。”这个一说话就露出笑容的大男孩,眼睛里面都是欢快。

“住院的时候提前4天要用动员剂,用完了会有类似感冒那样的不舒服,发烧一样的感觉,我第3天的时候感觉有点腰酸,一位女捐献者说感觉像来大姨妈的感觉,采集完腰酸的症状也随之消失。”谈到捐献造血干细胞对于身体的影响时,惠飞还清楚记得当时的感受。捐献过程中,“因为采集干细胞的时候要用抗凝剂,会造成钙的流失,我是采集到一半的时候手脚、嘴唇忽然有些发麻,补充钙的时候就觉得有一种暖流进入体内,然后就没事了。”他说。

7年前,惠飞在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时候,对于捐献的具体过程并不了解,通过百度他知道了两件事:捐献对于身体并没有什么长期的影响,捐献造血干细胞能救人。但是真正开始捐献的时候,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,因为当时只在网上见过捐献的报道,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捐献者,身边也没有一个真实的例子。“偶尔也会担心,捐献对身体影响到底有多大,是不是捐献后我的身体就不行了,心里还是没底的。”惠飞说。

捐献造血干细胞,是惠飞出生之后瞒着父母干的第一件大事。“主要是怕他们担心,等他们知道的时候我的捐献已经完成了,人也挺好,父母也就不再说什么了。”

捐献那天早上,采集开始后大概有15分钟时,他的床位前来了一位捐献完造血干细胞5年的大姐,她走进采集室和大伙说说笑笑,告诉大家她当了妈妈,还生了一对双胞胎。躺在床上的惠飞看到她的状态,紧张的身体一下就放松了,已经捐献5年,身体都好好的,还用担心什么?还有一位已经捐献过的志愿者也在场,甜甜的充满鼓励的一笑,瞬间带走了他的全部后顾之忧。采集整整用了3个半小时,一切都很顺利。捐献完毕,惠飞也开始了现身说法,走上街头跟随献血车一起宣传,去医院陪护捐献者。在街头宣传的时候,他发现人们对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相关常识了解甚少,存在着不少误区。他被问得最多的就是一定会特别疼吧。

“老实说有点疼,采集的时候要从两个胳膊肘静脉扎针,和献血时的针一样粗,说一点不疼是假的。还有人会问给多少钱?捐献是无偿的自愿的。”惠飞说,“但是这点疼痛和救人一条性命相比是微不足道的。”

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后,惠飞建了一个2000人的QQ群,和全国各地的一些志愿者、捐献者一起为网友答疑解惑。在这里,他看到了很多人的纠结,也经历了一些悔捐事件。

有一次,一个女大学生加群求助,问“马上要捐献了,家人强烈反对怎么办?”女孩大一在学校报名加入骨髓库,大二的时候就配型成功。群里志愿者听了都觉得好幸运,一年就配上了。群里有志愿者加入10年了都没有配上,一直在期待能配型成功,完成捐献救人的愿望。

但是这个女孩很苦恼无助,前期想这是一件好事就很坚定地同意捐献,没有告诉家人。等到捐献要住院请假的时候,学校老师要求必须家人同意才批假,家人知道后却强烈反对。亲戚不知从何处听来的谣言,告诉她父母捐献对身体不好、影响生育。妈妈听了反对意见最强烈,直接从老家跑到学校阻止女儿捐献。这个时候患者已经进入无菌仓做大剂量化疗,把自己的造血系统、免疫系统全面摧毁,等待女大学生给他捐献的种子血液重建造血系统。尽管群里好几位捐献后生了孩子的捐献者表示,愿意和女孩妈妈通电话劝说,但女孩还是告诉惠飞:“如果我要捐献,妈妈就以死相逼,没有捐献的可能了。”最终,女孩没有捐献。听到悔捐消息那一刻,惠飞的心有万念俱灰的感觉。临捐反悔,对患者的打击是致命的,甚至有生命危险的。中华骨髓库只好紧急动员了另一位捐献者。

Post 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